今晨2万人在雍和宫上香 昨天14点即开始排队

来源:女人街 2011-02-06 22:35

今晨2万人在雍和宫上香 昨天14点即开始排队

▲今天7时30分许,香客涌入雍和宫

今晨2万人在雍和宫上香 昨天14点即开始排队

▲排队第一人张树文冲到上香台前为家人祈福

今天上午,雍和宫迎来兔年首批香客,截至上午10时许记者发稿时,共有至少2万名香客进入雍和宫上香,与往年持平。

今晨7时许,天刚微微亮,检票处,几名香客以百米冲刺速度冲过,奔向大殿。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喊:“慢着点,注意脚下。”

门口值班室里,工作人员及时查看入园人数,至7时20分,平均每分钟进了59个人,“速度还不错。”工作人员称,目前流速很安全,不易发生拥挤踩踏事故。

上午8时许,雍和宫开始分批放行,由警察带队,每批300人的方阵按秩序进入雍和宫。

此前几个小时里,雍和宫外排队等候的香客逐渐增多,寒风不减热情,上千名香客在等待中迎来了兔年第一天。

排队第一人

2月2日15:00

两万高价 换不来祈福诚心

东北小伙儿张树文没料到,自己占到的位置能值2万元。

昨天下午3时许,排在队伍最前面的,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东北小伙儿张树文。

他前天已经到雍和宫“打探”过地形,昨天下午2时不到,他就和几个朋友一起来排队了。

张树文说,2010年他家刚刚开始做蔬菜买卖,结果赔了17万元,这一年,老父亲不幸病逝,哥哥也受了工伤,整个家庭好像被厄运缠上了一样,“只为求家里平安”。

排队期间,不少人盯上了他头一个的位置,过来和他谈价钱,可他都没有动心。

“最多出到2万元,只要我愿意让出这个位置。我是为了家人而来,不能用钱衡量。”张树文说。

2月3日0:00—6:00

爆竹声响 打电话回家拜年

今天零时,京城四处升起烟花,响起爆竹声,这样热闹的场景让张树文觉得很新鲜。

张树文老家在黑龙江农村,除夕夜的活动多是在家吃饺子、看春晚,最多在家门口放上一挂鞭炮。

就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,张树文给家人拨通了电话。

来京工作近1年,张树文手头没啥积蓄,回家过年底气不足。

这是他头一次没有和家人一起过节,除了省下的1500元过节费汇给了母亲,他选择除夕夜来雍和宫排队,争取抢上头炷香,为家人祈福。

从头天中午开始排队,晚上又没吃饭,凌晨3时左右,张树文觉得自己要被冻透了。

除了长款羽绒服,他还带上了一件短款棉服,套在身上,再用双手将自己环抱,尽量保持身体温度。

后半夜困劲也上来了,张树文一直与身边的香客、警察聊天。他的职业是艺术系学生肖像模特,跟学生们打交道多了,他也变得爱看书,爱聊天。

包里带着水,但他一直不敢喝,“还得上厕所”。

凌晨5时30分后,他将自己身上的棉服脱下来,扎成包裹,将十几捆香放进去,摆放在脚边,“开门后提起就跑,保证速度”。

2月3日6:20

大门刚开 捧着香冲向大殿

早晨6时20分后,雍和宫南门口的每一处动静都牵着香客们的心。

身体紧贴着警戒线,张树文死死盯住大门,夜间保暖用的短外套已经脱下来当包裹,装着十来捆香。一夜等待的疲惫全然不见。

“开了,开了!”人群里,香客的每一次猜测都会引来人们往前再挤挤,警察只能一次次举起喇叭澄清。

6时45分,红色大门缓缓打开,憋了一宿劲的香客们一路小跑,涌向售票处,张树文抢在第一拨跑进去,站在第二个售票窗口最前面的位置。

7时左右,售票开始,张树文的瘦小身影夹杂在人群中,挤过检票口后,顺着银杏大道往大殿跑去,很快消失在记者的视线中……文/记者 袁文 徐超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 评价: 中立 好评 差评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