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本山前妻从洗碗工到百万富婆

来源:女人街 2009-08-14 00:04
  淑珍说:“妈妈,爸爸又成家了,你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。”周围的亲戚朋友也都这样劝她。可是,葛淑珍为了把儿女抚养成人,坚持不考虑再嫁的事情。

  摆地摊卖袜子

  1994年冬天,赵铁蛋因心脏病发作突然去世,葛淑珍和赵玉芳哭得死去活来。儿子夭折后,葛淑珍因伤心过度,一下子病倒了,只好呆在家里调养一段时间。

  身体刚刚恢复正常,她就不顾女儿的反对,再次踏上打工之路——在铁岭市一家个体商店当了一名营业员。但她还没干上几个月,就因为店主要去外地发展,把商店转让了出去,她也随即下了岗。

  此后,由于葛淑珍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,只好去批发市场批些袜子、帽子和红绳等,在大街上摆起了地摊。由于是第一次做生意,她根本不会揽客和吆喝。结果一天站下来,她只赚了两三元钱。后来,生意刚有起色时,却遭到了市容执法人员的驱逐。

  地摊摆不成了,葛淑珍只好再次进一家水饺店当了一名勤杂工,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,每月只有200多元的工资,但葛淑珍把所挣的血汗钱全部花在了女儿身上。1999年9月,赵玉芳被大连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录取,从此,葛淑珍就当起了“陪读妈妈”。

  做起亏本买卖

  2003年6月,赵玉芳大学毕业后,在大连市公安局找了一份办公室文员的工作。女儿终于走上了工作岗位,葛淑珍很欣慰。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她,这才决定开始开饭店,试着自己当老板。

  正巧,她们在大连所住的小区附近有家名叫“味真香”的饭店因经营不善,要对外转让。葛淑珍当即以2万元的价格,盘下了这家亏损店面。

  葛淑珍了解到原来的饭店之所以开不下去,是因为老板过于吝啬,所做的菜份量明显不足。客人上过一次当后,就再也不来了。于是,她“对症下药”,要求厨师加大份量,多放些油盐。这样一来,做出来的菜就很有味道。果然,“味真香”饭店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,原有的两名厨师和4名服务员忙得不可开交。葛淑珍连忙又聘请了3名厨工和两个迎宾小姐。




  已是百万富婆

  2004年初,辽宁大学本山艺术学院成立。赵玉芳在赵本山的安排下,从大连市公安局辞职来到本山艺术学院工作。赵玉芳让妈妈跟她一起回沈阳,劝妈妈说:“你做生意从早忙到晚也赚不到多少钱,还是跟我回沈阳吧。我可以出面找爸爸,让你在本山艺术学院找份体面的工作。”但葛淑珍谢绝了女儿的好意,坚持要把饭店开下去。

  赵本山从女儿的口中得知葛淑珍这些年来的打拼经历后,颇为伤感,当即拿出15万元让她把窟窿堵上。他亲自打电话给葛淑珍:“别上火了。饭店还是关掉吧。你做人太厚道了,赚不到什么钱的……”

  葛淑珍的态度很坚决:“做人厚道就赚不到钱?我不信,还要做下去。”但令她没想到的是,味真香饭店的红火惹恼了周围的竞争对手。他们以更高的薪酬把葛淑珍所聘的厨师挖过去,临走时,这三名炒她鱿


  鱼的厨师竟然说出这样的话:“葛老板,你心不黑,赚不到钱。”

  因一时找不到厨师,味真香饭店就这样关门大吉了。葛淑珍不服输,在一些朋友的建议下,利用原班人马做起了快餐生意。她的原则是:别的快餐公司每份盒饭要赚1块钱,“味真香”只赚5毛钱,图的是薄利多销。她请了营养师前来指导,让每份盒饭都可口、卫生、新鲜、有营养,客人既能吃饱,又能吃好。就这样,她每天售出的盒饭保持在500份以上,目前身家早已上百万。每年春节回老家拜年时,乡亲们都纷纷建议她:“你借助赵本山的名气,何愁没有大钱赚呀?”

  葛淑珍淡然一笑,说:“赵本山归赵本山,我归我,我不能砸他的牌子,也不能砸我的牌子。我没有过高的要求,就是要让女儿记住,她有一个不服输的好妈妈就行了……”





相关文章
发表评论
请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 评价: 中立 好评 差评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匿名评论